音乐是希望的资本

耶鲁大学音乐学院的院长罗伯特先生是个风趣的老人。他亦庄亦谐,气度不凡。自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来到中国上海,他就频频为中国的钢琴热潮推波助澜。他在2018年11月9日晚的上海东方艺术中心舞台上,为2018第二届浦东川沙国际钢琴艺术节闭幕音乐会所作的开场白,真是令人称赞。他说音乐是人类的希望。这句话源自他即将出版的一本书名《音乐是希望的资本》。我对这句话的理解不仅是哲学概念,更有着诗的质地。于是就想到了贝多芬的“音乐是比一切智慧、一切哲学更高的启示。”

罗伯特不仅讲得好弹得也好。在当晚音乐会上他演奏了勃拉姆斯的《A大调间奏曲》,稳健而老到中透出的灵性,受到听众热烈拥戴与追捧。

相比罗伯特而言,更为年轻的意大利钢琴家杰卢卡·路易西魅力不减。他有着精致的五官。他那象牙般精雕的鼻梁与纤巧指骨,就像专为键盘配套,演奏时在东西方的崇山峻岭间自如穿越。他是当晚音乐会的第一个出场者,演奏“黄自杯”国际中国钢琴作品作曲大赛荣获一等奖的《俏伶六旦》和《星际旅行》。

“黄自杯”是第二届上海浦东川沙国际钢琴艺术节的一道“配餐”。这是首届为作曲家打造的平台。许多中外作曲家热情参赛,最终决出六首作品分获一二三等奖。四川音乐学院青年教师张志亮的《俏伶六旦》,从众多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他将当代的作曲技法与川剧音乐中独特的角色相结合,旨在表现川剧艺术中“旦角”的艺术魅力。有意思的是,这些相对艰深丰厚的川剧文化元素,并未在键盘上难住杰鲁卡·路易西这位意大利钢琴家。他一派从容淡定,收放自如,从中透出他对华夏文化的钟情解读。

《星际旅行》出自法国作曲家艾莫利·瑙莫夫之手。他说,这首钢琴曲是我在上海的一个狂想曲,一个真正令人振奋的人类体验。作品生动描述了作曲家纯粹的亢奋情感,那是他所发现的中国城市。他把在中国上海游览视作星际旅行。他的作品经杰卢卡·路易西奏出,其触景生情的感染力与想象力,一定达到作曲家希望达到的效果吧。当然,我更期待能够听到作曲家自己演奏这首作品。

音乐会高潮源自外国钢琴家的八手联弹。所谓八手联弹乃四人所为,四人当中有俄罗斯作曲家、钢琴家安纳东利·扎汀;拥有俄罗斯血统的墨西哥女钢琴家芙拉达·瓦西里耶娃;意大利钢琴家弗朗西斯科·莫诺波利;还有一个就是前边写到的杰卢卡·路易西。四个人都有绝活儿,都是大神级演奏家。在圣彼得堡成长起来的扎汀,长得很像《教父》中的迈克尔。他一脸的庄重神圣,即使在演奏轻松幽默曲目时,也以严肃面孔参与。五年前曾在上海国际钢琴大师班上领略过他的演奏。与他同在墨西哥又同为俄裔的女钢琴家瓦西里耶娃平时就与他形影相随,默契有加;而两位意大利钢琴家之间也是相当融洽。

将他们放到一起,男女搭配,亦庄亦谐,可以说要什么有什么。八只手在键盘上灵动飞掠,各种花样翻新,不仅要彰显出各自的个性,还要遵守共同的默契,宛若一台丰富多彩的交响乐。两首乐曲让上下半场无缝对接。就是说,他们在弹完德沃夏克的《斯拉夫舞曲》作品46号和72号之后,赢得满堂掌声,屏幕上已经打出了“中场休息”,但他们兴致正浓,不仅没有退场,而是一把甩下庄严的西装外套,将原来摆放在两台相对应的钢琴前的琴凳合并到一台钢琴前,意大利钢琴家卢卡于是四人其乐融融地挤成一排,开始了八只手的“游戏”。

前后两首作品有着完全不同的演奏风格。《斯拉夫舞曲》是德沃夏克的代表性作品之一。虽取名“舞曲”,但不是用来给舞蹈者伴奏的实用性音乐,而是作曲家采用民间舞蹈音乐形式写的管弦乐。作品淳朴、欢快、热烈的民族风格,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rescuevintage.com/,卢卡与法国作曲家拉维格纳克这首《加洛普进行曲》,形成强烈反差。后者更随心所欲,似乎是专门为了四个不安分的具有嬉皮士特点的年轻人而作。正襟端坐与前仰后合,反差带来巨大的舞台效果,让现场观众大开眼界。

不妨设想一下在黄浦江畔的舞台上,一架钢琴和四位才华横溢的钢琴家,时而闲庭信步,时而激情澎湃,宛如一出没有对白的戏剧正在上演。你会惊叹钢琴家们那惊人的协调能力,还有风趣的表演才华,以及整个过程中所彰显的幽默风趣……他们彼此间经历了怎样艰辛的演练过程,才使音乐达到了完美融合,听众从中听到88个琴键奏出了十分宽广的音域,尤其那种丰富的和声,不同音域重叠在一起所带来的厚重感,那是何等奇妙而激动的瞬间。

当我沉浸在八手联弹所达成的高度默契所带来的愉悦享受之时,另一组“五朵金花”的出台,让我眼前又是一亮:五位美女依次飘然而至。五架钢琴呈花瓣形铺满台面。汤蓓华、黄泓、谢佳、黄烁、章琦款款落座,雍容优雅。汤蓓华是五朵金花的核心人物。她的演出服有着蓝宝石般的质感,也闪动着华美的蓝色水系光泽。如果你能想象出那首波光潋滟的《蓝色的多瑙河》,那么就会欣赏到她的每一次触键,弹动间像把河水披在了肩上,裙裾的水纹在起伏漾荡,带给观众的不仅是流光溢彩的视觉愉悦,更有键盘音色的五彩斑斓。五位才女的纤巧指下,驾驭着五台钢琴,欢快愉悦中将李斯特的交响诗“前奏曲”演绎得引人沉醉。虽然她们只在一起排练了四个半天,但五位演奏家有着在上音附中同呼吸共命运的十年经历,彼此心有灵犀,因而,高度的默契在乐曲的不断变奏间显得严丝合缝,白玉无瑕。那是一种玲珑的光感,惟妙惟肖的意境。

音乐会结束在辉煌之中,那是因为中国泰斗级钢琴家刘诗昆激情高奏《我的祖国》,他钢铁般的触键,让一条大河流淌出澎湃的华章。他力邀刘念劬先生上台指挥,全场起立,随着两位刘姓大师的旋律而高歌一曲,感天动地。

音乐如江水流淌,音乐也如雕塑壁立。打造伟大的城市,一定离不开音乐的温润孵化。长江后浪推前浪,音乐会上看到刘玄、周雨昂等中国新生代钢琴俊杰的出色表现,同样值得点赞。 (刘元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